综合新闻

我知道我是爱着你的

母亲看着我,脸色铁青,她永远也不会想到这件事。因为她太爱格拉了,所以她只看到了他的痛苦,希望为他承担。我笑了笑,爱一个人有时候会蒙蔽自己的心,让自己看不清这个人。我回到了翼酩殿,因为我太累了,我需要休息。我不想让昭茵看到我疲惫的样子,她会心痛的。我想明天我醒来的时候又会是新的一天,我会带着昭茵离开。她说她曾经做过一个梦,在梦里四季如春,到处是鸟语花香,没有争吵,没有杀戮,没有战争。我们在那里安静的生活,永远也不会有烦恼。或许我还可以带她去灵界,一起去保护她的家人。然后我温暖的带着笑容入睡了。在午夜的时候,我被琴声吵醒,凄凄凉凉,断断续续。我忽然想起了斐黎,是她在弹琴,在翼酩殿的角楼上弹琴。琴声越来越微弱,似风的哽咽,流水的哭泣。我连忙起身,当我走上角楼的时候我看到了斐黎。她抚着琴,看到我朝我微笑。她说,你来了。我听到她的声音很小,很痛苦。然后我看到了她胸口的短剑,鲜血染红了她的衣服,像是无数簇拥怒放的凤凰花。谁?到底是谁做的?我自己。她凄美的笑了。你为什么要这样做?她没有再说话,而是依偎在我的怀里,笑容在她的脸上凝固,像天边的云彩一样绮丽。母亲站在我的身后,她说,你可以用幻术听到她要对你说的话。我点了点头。洛崖,请允许叫你王,你是魔界伟大的王。我本是魔界王宫一个普通的女子,因为你的到来我才发现自己生命的存在。我经常到司乐房去练习弹琴,这个时候我看到了你。你仰面躺在翼酩殿的角楼上,看着天边的彩云。你的忧伤落满了眼睛,痛苦滑过眉宇。我千方百计的打听,才知道你爱着昭茵,那个来自灵界的公主。你的痴情是一江流水,缓缓的流淌在你的心田。那一天先王问我,你愿意成为洛崖的妻子吗?我点头,然后又摇头。我说,可是王子,他爱的昭茵。先王说,昭茵是要成为格拉妻子的,她是魔界将来的王妃。王,是的, 网投棋牌网址我才知道你为什么痛苦。明明你们都爱着对方, 在线玩棋牌网站却无法再一起。先王说, 正版真人棋牌游戏你要成为洛崖的妻子, 真人棋牌游戏大厅让他重新振作起来。我答应了,因为我看到你的忧伤我会心痛。在先王的寝宫里,我第一次那么认真地看着你,我弹奏着我最熟悉的曲子。可是你没有注意到我,当先王说要我成为你的妻子时,你却说,在你的心里永远没有规矩,你一定会成为魔界的王。我知道的,你爱着昭茵,你希望能成为魔界的王,然后和她在一起。可是你的痴情让我喜欢上了你,所以我在你身后轻轻的说,我是你的妻子。当勒斯说要带我离开的时候,我欣喜若狂。我知道我将成为你的妻子。可是晚上的时候我的心却很痛。你难道已经不爱昭茵了吗?要不然你为什么要找勒斯,他是一个无恶不作的魔,没有人可以打败他。你难道真的要为权力而奋斗吗?为权力去浪费青春吗?我不想相信,但眼前的一切让我无法说服自己。先王死了,你来到了北方。你站在宫殿上大声地宣布我是魔界的王妃。我流泪了,王,我知道我是爱着你的。然后你鼓舞你的士兵,你们都是魔界的骄傲,你们将让一切的懦弱消失。王,那一刻我看到了你的眼神,综合新闻是狼一般的漠视,鹰的桀骜不驯。我知道,你才是最强大的。可是,你为什么要成为权力的奴隶,你想变得和勒斯一样吗?我的心很痛很痛。王,我一直让自己相信你是善良的。因为你不像勒斯那么残暴,你关心你的士兵,你的子民。那一天我们遇到了雪崩,我以为我们会死去。我竟然很高兴,我终于可以和你永远的在一起,你也不用为权力而弯腰了。你把我抱在怀里,很温暖。可是我们活了下来。我知道你用尽了所有的魔法。你说你对不起我,不应该带我来到这里。不,我是愿意的。你带着病依然去探望那些士兵。你问我你是一个善良的魔吗?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你。我的内心充满了矛盾。我每次都会把内心的痛苦和矛盾宣泄在琴上。王,你是否有听到?勒斯问你,如果你死了你愿意被葬在哪里?你说你要和昭茵葬在一块。是的,你还深深的爱着昭茵。尽管你已经被权力侵蚀了,但你永远也没有忘记你们的约定。王,我爱着你的痴情。可是如果永远是这样,那我怎么办?王,你告诉我。王,我不得不告诉你一个秘密。我对不起你。在我离开王宫的时候,格拉王子找到了我。他告诉我,如果你成为了魔界的王,那勒斯会杀了你取而代之。到那个时候,勒斯成为魔界的王,魔界的子民会永远的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。格拉王子让我帮他,所以我带去了那些鸽子。在那些黄昏,我把军情写在纸上,然后把它们藏在鸽子的翅膀下面。它们是识路的,它们会飞回王宫。你看到了我,问我为什么要放飞这些鸽子。我不敢看你的眼睛,因为我在欺骗你。我说,我在为你祝福。那是真的,我每时每刻都在为你祝福。我希望你放弃纷争,做会自己。王,你会原谅我吗?我知道有些事情永远无法避免。当我们到达皇城对面的时候,我知道我要做出选择。要么选择你,要么选择整个魔界的子民。我请求你不要伤害格拉,但是你摇头。你已经不是那个在角楼上看云彩的王子了。你变得那么喜欢杀戮,连兄弟都不肯放过。我更加的肯定你并不是完全为了昭茵,你在为自己,为那个在魔界至高的权力。那一刻我的心很冰凉,我希望你对我说,不,我不想当魔界的王,我是一个善良的魔。但是你什么也没有说。王,你知道我是爱你的。可是你从来没有爱过我,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们一年的相处却比不上你和昭茵几天的相识。王,你告诉我为什么?晚上我想了很多。如果你赢了,那勒斯终将统治魔界,魔界的子民会生活在他的残暴统治之下。你知道吗?在宫中的时候,先王就像父亲一样照顾着我。他是魔界伟大的王,他的心永远想着魔界的子民。我呢?我也应该为魔界做些什么。早上的时候我把短剑藏在衣袖里,可是当我见到你的时候却没有拿出来的勇气。王,请原谅我。王,我知道我错了,一切都错了。母亲已经给我说过了你们在宫殿里决战的情形。我知道我误会了你。可是,王,你能原谅我吗?你忍受着别人无法忍受的痛苦,你谁也没有告诉,只是一个人默默地承担。当王宫的臣子在背后指责的你的时候,你没有辩驳。当魔界的子民当面诅咒你的时候,你也只是笑笑。当我想用短剑伤害你的时候,你明明看到了,但你却说,她是一个善良的女子。王,你的心里到底流着多少的泪水,为什么你的眼神总是那么倔强。王,你为什么不愿意让我去为你分担。是的,我的猜疑伤害了你。我无法再面对你。我希望可以用死来让你原谅我所有的过错。你爱着昭茵公主,我希望你们能幸福。爱一个人不正是希望他幸福吗?我走了,请让我在翼酩殿的角楼上为你抚上最后一首曲子。王,原谅我。我把斐黎紧紧的楼在怀里。为什么?为什么我要把她带到北方。她本可以在王宫里平静的生活,可是现在她却内疚的死去。她以为她欺骗过我,可是她永远也不可能再知道其实是我欺骗了她。

,,真人网上娱乐棋牌
 


Powered by 澳门电子棋牌游戏平台大全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