企业动态

我本是为了救昭茵的父母才来到魔界

从翼酩殿里飞出很多的鸽子,它们飞向黑色的苍穹,那零星的白色越来越小,直至消失。它们已经化成了星星,在天空闪耀吗?我欺骗了斐黎。其实很早我就知道她在帮着格拉,因为没有一个逃亡的人会带这么多累赘。我每次看着她放飞鸽子,然后都会转身用幻术把鸽子召回。只是这一切斐黎都不知道。母亲问我,既然你也是在帮格拉,你为什么要把那些鸽子召回?我说,其实勒斯也一直在怀疑斐黎带鸽子的用途,如果我不召回那些鸽子,勒斯也会召回。如果是这样,斐黎会因为背叛而被杀的。母亲摇摇头,那你就应该告诉斐黎不要再放那些鸽子了,你告诉她你已经知道这一切。我的泪水落在琴上,弦的颤抖带出嗡嗡的声音。我看着斐黎最后的笑容心如刀割。我把脸靠在她的脸上,然后轻轻的说,我不能这么做的,她一直认为自己和我们在一起很罪恶,因为我们在伤害魔界的子民。只有让她放飞那些鸽子,她才会认为自己做了一些善事,心里也会得到稍稍的安慰。我只是想让她心里好过一些,可是为什么,为什么她会这么傻?夜风很冷,肆无忌惮的吹过。夜空很高,流星迅速的滑过。夜色很静,我只能听到我的哽咽和心跳。我转过头对母亲说,你回去吧,我想一个人在这静静的呆一会。母亲点点头离开了。我不知道自己一直在做什么。我本是为了救昭茵的父母才来到魔界,我希望在魔界找到自己。可是我却在这里掺入了太多的事情,我努力的保护任何一个人,希望他们能过得好,不受到伤害。但是到最后,我却伤害了很多人。这个世界难道就这么喜欢捉弄我吗?我是谁,我到底是谁?清晨的时候,我把斐黎安葬在王宫的后山上。秋天的露水打湿了我的长袍,零星点点。鸟飞得很低,贴着地面,叽叽喳喳着最后的挽歌。我把她的琴放在她的身边,我在她的墓碑上清晰的刻写着:斐黎,洛崖的妻子。王宫的司乐为斐黎奏响了最后的送别。我看到了远处漫山的红叶,火是红的,血是红的,天边的朝霞是红的,激情也会是红的。我不知道斐黎在胸口插上那一剑的时候在想着什么,她是否睁大着眼睛想看看胸口绽放的花,所有的激情都在随着那朵花退去。她是否在想也许死亡才是最好的安息。黑色的泥土,黑色的衣服,黑色的歌声,黑色的绝望。然后一切都会在她的心中消失,再也不会盘旋不落,让她久久牵挂。我在斐黎的墓前站了一天,很多的叶子在我眼前慢慢的落下。它们不舍大树,但却抵挡不了秋风。当我要转身离去的时候我看到了我的母亲。她的眼神是那么的痛苦,她告诉我,昭茵走了。不,不可能的。我疯狂的跑往昭茵的阁楼,她不能丢下我就走的。我们说好了的,我要带她离开,带她去一个春暖花开的地方。我闯进了阁楼,阁楼里已经空了,她真的走了。我再也看不到她倚在窗前凄怨的眼神了。我问母亲,昭茵什么时候走的?昨天晚上。你是说在斐黎死之前?母亲点了点头,然后递给我一封信。我颤抖着将信撕开。洛崖, 在线玩棋牌网站我走了。我知道你为魔界除掉了一个恶魔, 正版真人棋牌游戏虽然你利用了我们的感情, 真人棋牌游戏大厅但我并不怪你。因为我知道, 电子游戏在线网投平台你是真的爱我的。我也是。我知道你一直很痛苦,因为你不知道自己是谁。在你离开的这段日子,我经常去翻阅魔界的典籍。所有的典籍我都已经仔细的看过,那里没有关于你的记载。我这才知道你不是一个魔,天界之王欺骗了我们。但我却不知道他为什么要送你到魔界来,你到底又是谁?我听我的父亲说在人界,人是很重感情的。我想你应该来自人界,所以我走了,我要去人界,帮你找回自己。斐黎是一个美丽善良的女子,她是你的妻子。我知道你是不会不管她的,而且我也不愿意看到这样,因为那就不是你了,你本就是有责任的人。我希望你能忘记我。最后,我希望你帮我保护灵界,保护我的父母。我在阁楼里呆立了很久,然后转身,我没有眼泪,因为我要去找一个人。格拉。现在他是魔界的王,魔界的王也只可能有一个。他端坐在魔界的王座上,下面是魔界德高望重的臣子。我走进了大殿,所有的大臣回过头来,格拉看着我。我说,王,我想要一支部队,让他们驻守在灵界。格拉没有说话。所有的臣子都跪了下来,他们一起说,王,企业动态请答应二王子的请求。格拉的嘴唇抖了抖,但还是没有说话。我转过身往殿外走,门口站着一个将军。他曾是勒斯的部下,他叫什那。他跪了下来说,王,如果你相信我的话,我愿意带着我的部队去灵界。我看着他,点了点头。我告别了母亲,我对她说我要去人界找昭茵。母亲征了征,眼泪流了下来,滴落在她美丽的长袍上。她说,你还会回来吗?我低头亲吻了母亲的额头,然后微笑,我说,不管我到底是不是一个魔,我都是你的孩子。如果你需要,我还会回来的。冥界。我知道我不是一个魔,所以我要去人界就必须通过冥界的轮回盘。昭茵是一个精灵,她也应该只能从冥界再到人界。我回到了冥界,那里的一切依旧。灰色的天空,阴森而刺骨的寒风,还有杜鹃鸟的啁啾,不如归去,不如归去。我在奈何桥旁见到了孟婆,她依然是那么慈祥和蔼。我看着孟婆笑了,我问她,你有没有看到昭茵从这里去人界?孟婆抬起头看着我,眼神里充满了无限的怜惜。她的皱纹缓慢的舒展,佝偻的身躯稍稍挺直,然后她用颤抖的双手抚摸着我的脸。她说,洛崖,你回来了。是的,昭茵是从这里走的。那她有没有喝孟婆汤?是不是把所有的事情都忘了?孟婆点了点头。我呆住了,不可能?是的,她忘记了一切。但是如果你可以从人界把她找回来,让她看一遍三生石,她可以恢复记忆的。我说,那她对你有没有说过什么?她说你不是一个魔,她要到人界帮你找回自己。我疑惑的问,可是她已经忘记了一切,她怎么帮我找?孟婆摇摇头,她说,天界之王答应帮助昭茵。他会让昭茵转世到一个书香门第,那里有人界最多的书。而且他会让昭茵记住自己的名字,所以她在人界还是叫做昭茵。在昭茵的心里,天界之王给了她永远无法忘记的使命,那就是你的名字。虽然到时候昭茵不知道这个名字代表什么意思,但她还是会不停的寻找,直至找到。天界之王?他骗了我,现在为什么要帮我?孟婆没有回答。我抬头仰望天空,没有大片的云彩,但却下起了雨。我问孟婆,如果我转世到人界,怎么才可以找到昭茵?天界之王说过,你可以到人界的散铭庄找到昭茵。那我什么时候可以走?明天早上。我谢过孟婆,然后走在忘川河的河岸上。河水依然在缓缓的流动,雨滴落在其中会惊起圆形的涟漪,一圈圈朝外扩散。柳树的叶子落得差不多了,长长的枝条探到水中,裹着一圈银白。我想起了昭茵,那个时候她走在忘川河畔,步伐轻盈,不时的回头看我。想到这我笑了,她不会骗人,说谎的时候总是把眼睛看到别处。而且她的脸上会泛有淡淡的红色。那个时候她很单纯,她说如果她忘记了一切让我帮忙告诉她。可是现在她真的忘记了,我知道这是因为她太爱我,她宁愿做一个永远的追寻者。我知道她会在人界漫无目的的查找,她把我的名字深深刻在她的内心。我绕过忘川河走进我以前在冥界所住的房子。房子里很干净,明显有打扫过的痕迹。我知道昭茵来过,我甚至可以闻到昭茵留下的香气。然后我看到桌上有花,是火红的凤凰花。我拿起花才发现这些花是用纸叠的,每一朵花上都写满了我的名字。我的眼睛有些酸,有些湿润。傍晚的时候孟婆给我送来的一碗孟婆汤,汤是凉的。她说,喝下去吧,你要离开就必须喝孟婆汤,你知道的。我点了点头,然后一饮而尽。孟婆汤已经对我没有了作用,所以我的痛苦会永远的停留在心里。那天晚上我又做了同一个梦。我梦到昭茵从奈何桥上走来,梦到她朝我微笑,梦到她站在我的面前无畏的对着天界之王的剑。那是我们第一次相逢的情景,那么清晰,那么真切。黎明,我飞上了人界的轮回盘。孟婆看着我笑了,她说,希望你能很快的找到昭茵。然后孟婆推动了轮回盘,那一刹那我看到天界之王站在轮回殿的门口。但我已经来不及质问他,我分不清他是朋友,还是敌人。我只看到他冰冷的笑。请继续期待《圣域》续集

  原标题:德国码头一5000吨巨型起重机负载测试时拦腰折断

正值壮年的人夫,竟然很久都没有跟老婆嘿休,让人好奇。人夫坦言:“别说和老婆做爱了,现在连跟她接吻我都做不到。” 一席话让人听了为他的老婆感到难过。

,,最新最火爆的多人棋牌游戏
 


Powered by 澳门电子棋牌游戏平台大全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